卢正雨:一代人的周星驰

星迷号 2019-10-24 10:21:57
0

和很多人一样,我从小就是周星驰先生的粉丝,每一个对我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随着我有幸参与了周先生的两部作品,不少人开始议论我堪比国外那位坚持不懈向自己偶像表白,终和偶像发情侣自拍的励志姐。

卢正雨

对于这些议论,我只能说,嗯是的好吧对没错哈哈。

我现在三十三岁了,创作之路也走了10年,可每当想起关于他的一切,还是像一场梦。

每逢周先生新片上映,都有不少媒体约我采访这些事。大过年的,大家高兴,干脆就我自己统一写写,一个星迷,跟大家分享一次这场美梦。

第一次“见”到周星驰先生,和大家一样,当然是在少年时代的录像带里,我惊讶的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玩的东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想办法攒零花钱去租录像带回家看,甚至还有预谋的做出租回家舍不得还的可耻行为……当然最后店主会抓到我爸买单。那个时候,看他的电影成了我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几个片子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成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傻笑。被莫名抓住付钱几次的我的父亲终于忍无可忍,总拣我看得最专注的时候,以凌波微步的迅猛速度突然秒关电视,并挡在电视前质问我为什么要看这种没有教育意义的片子。为此,我还和他老人家闹翻离家出走过。

那个时候我心里应该就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想演戏,特别想。当时生活的小镇大家都没有专业学习电影的概念,我做着白日梦的心里就这么想着,然后考上了一所大学学习一个普通的专业。

那个时候,时代开始变得不同,傻瓜相机等数码产品出现了,虽然内存很小,但可以录像!只是每录几十秒就要导出素材。想演戏的我当然只有自己拍自己这一条路可走,于是和几个大学舍友翻拍了一部电影,之后又自己写故事自己拍,就这样竟也拍出了一个又一个短片,然后就上传到最早的视频网站“三杯水”。这之后就再没停下来过,06年大学毕业后我被一个喜欢我作品的新媒体公司聘用到北京,我也开始从单纯的向往表演,变成了喜欢创作这件事。导演,编剧都让我很兴奋!发誓要大干一番!然后那家公司很快就倒闭了……而我继续漂在北京就那么四处拍着,我真没觉得有多苦,因为那种感觉在周星驰的电影中,全是浪漫。

08年,《长江7号》进入宣传期。周星驰影迷会找到我,请我代表影迷拍一个片子在某访谈节目上播放,我自己也有机会去现场,能看到周星驰!我当时就觉得,来北京真是好,这些对那时的我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事啊!于是立刻如火如荼的准备拍摄,我记得当时离节目录制只有两天时间,一分钱经费也没有,我自己也很穷没钱拍。几个热心善良的朋友免费做帮手帮我完成了拍摄。

节目录制到尾声,我的片子开始放了。看着台上的周先生,仿佛见到了一个认识了很久的陌生人,我以为自己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最后还得到机会上台跟他合影,并把自己当时作品集锦的碟片送给他。节目结束后回到家里,当我再回味细节,却发现周遭的一切都是空白的,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他眼神很专注,握手很有力。还记得他夸奖了我的片子,他对大家说:“他拍得很好,谢谢他。”事后有人跟我说,别把夸奖太当真,都是节目流程,我不管的,我非要相信是真的。

2011年,周星驰作品《西游降魔篇》开机。那时候恰逢我的一些作品在网络上已热播过几部,因此副导演找我去试一个角色。接到电话后我坐立不安了好些天,每天都随时检查手机的信号和铃音,生怕错过下一个电话通知。

后来知道周先生在看到副导给他的资料后,立刻就想起了我,决定让我去试试参与他现场的剧本创作。

这次见面离上次已经是三年后,而且是第一次见到幕后工作的他。刚到剧组那天,远远的看到他虎虎生风的走过来,虽然他头上戴着和甘十九妹差不多只露眼睛的防晒帽,也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气场。只见一个巨大的气团朝我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来了来了,本来很凉爽的我0.01秒之间就流下了无数斗大的汗珠。

“周先生,可不可以让我演一个角色。在您的电影里演一个死尸也可以。”

“死尸我来演就可以了,这个用不到你们演的。”

然后他就认真的考虑我可以演哪个角色,但因为演员都已基本确定了,只剩下女主角旁边的“大煞”。

相信大多数人都想不起那部电影里有我的出镜。不用回想了,当时我带自己的亲生母亲去影院观影,满脸涂黑的大煞出场时我激动的问她有没有认出我,她一脸茫然并以我从未见过的坚定表情回答:“没有呀。”……这是后话。但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已是意义非凡。

说回《西游》,我在横店开始了三个月的创作。这三个月中,无论是拍摄间隙,吃饭,还是休息日,周先生都在改剧本、想要怎么拍,除了睡觉没法开会,其他时间一有空就是开会,完全没有休息。我一直知道他对待拍电影这件事有多认真,但眼见到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每天开会后我要把和他开会的剧本内容整理出来,第二天一早就给他,工作强度非常大。

说说他在创作上让我印象深刻,也是得益最深的两点。

一个就是,无论大家讨论出多么好笑的桥段,只要影响了那段戏故事主线的表达,他都会坚决的删掉。听着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对一个喜剧创作者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下的决定,也不容易看的那么清楚。“看清本质,不忘初心。” 他对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还有就是,一有机会他就谦逊的请教每一个人,讨论他们关于台词和桥段的看法。突然抓住摄影、助理、探班的客人问问题都是家常便饭的事。不断用各种方法探求接近最好的那个答案。并且他在做这一切的同时,还能完美控制好拍摄进度绝不超期,哇。

他总是比你努力。但是他还比你聪明。

值得一提的是,《西游》是周先生创作的影片中,首次没有自己出演的,但依旧打破无数票房纪录。虽然没有看到他出现在大银幕上,但幕后他指导每一个演员,都是自己一遍遍的亲自示范。我也就依然能看到他演戏,这是特别大的殊荣。

因为《西游》的影响力,上映后有不少公司找我做编剧,我全部谢绝了。因为我这个阶段想做的事只有导演和演出自己的作品,于是就在北京继续拍片子。期间我和周先生也经常见面讨论他新片的创意,我们有时在苍蝇馆子吃好吃的美食,有时他会给我们品尝他收藏的红酒。

经历的越多越感觉自己渺小。为了提高自己独立拍好长片电影的能力,我决定先拍几个精良的短片。每次和他见面我也会说说自己的创意,他听到喜欢的想法就会真诚的提出很多意见,给予我很多指点,特别感谢他。记得在那三个短片将要开拍前的几天我在北京见到他,他拍着我肩膀说:“你还记得我在片场是怎么做的吗?就是自己想拍的东西,想要的画面,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把它拍出来。”我牢记在心,结果就是这三个短片真的成了我目前留下遗憾最少的作品,突破了自己一个新阶段。

2012年到2014年,我一直在进行自己长片的计划。一方面困难重重,总是自己推翻写了很久的创意,周而复始;一方面资本开始慢慢青睐影视市场,包括新媒体。因为以前在网剧上取得过一点点成绩,许多老伙伴和商业精英都来找我合伙做公司。我拒绝着一切新的工作和片约,同时长片的创作进展也几乎陷于停滞,很痛苦。这时候周先生又从天而降,邀请我以执行导演和联合编剧的身份参与创作他的新作《美人鱼》。这次有幸参与得更多,能再一次跟在他身边学习,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让自己清醒,特别好。

《美人鱼》拍摄了四个月,场景很多,转景频繁。再加上这次我身兼的职位多,与《西游降魔篇》比起来更加辛苦。周先生讨论剧本的强度也又一次超越了他自己……真的,开工固然辛苦,然而休息日的开会更加辛苦。我常想,像他这个年纪的电影人们,是不是也都还会像他一样这么认真、专注、精神矍铄的工作?

但同时他又永远显得那么轻松,记得拍摄男女主角吃鸡那场戏时,因为剧组包下了整个游乐场,所有项目都可以随便玩。收工后,周先生带着大家玩遍了每个项目,开心的像一个实现童年梦想的小朋友。

偶尔拍摄间隙,童心未泯的他会突然随手抓两个工作人员过来要他们比划功夫一决雌雄,那两位同事在对决过几次后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因为每次都是抓他们两个。于是在之后拍摄的间隙总想伺机逃跑,但跑到天涯海角都躲不过他的眼睛,又被抓回来继续一决雌雄……

《美人鱼》是一部美丽的童话,简单、干净、动人。影片刚上映,我总是忍不住去看评论。一旦看到有个别“不好好拍”、“纯属圈钱”之类的言论,我就特别愤怒。一个愿意投入所有时间和精力去探寻,只想讲好故事的人;一个到了这个年纪还保持着旺盛创作力,只想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再拍几个好电影的人,那些人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得出这种结论?不要再伤害这个给几代人带来那么多欢笑的人了好吗?

卢正雨

写在篇尾:

对了,已经看过电影的朋友这次应该终于可以无障碍的注意到我出演了一个角色,没错就是男主角身边那个跟班-廖先生,“喝你妹”那位,嗯……周先生亲自设计的“赌圣头”把我头发全部扒到了后脑勺,脸也特别大,所以,特别露脸……自己以前演过很多自己的短片,谈不上演技但至少很从容。但这次,只要一想到周先生在监视器后面看着我,我就特紧张。在他的调教下,终于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戏份,这次的不同尝试也让我对于“演技”有了更深的认识,很宝贵。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角色,也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在他电影里演出,我一定会更加……不紧张!


《美人鱼》杀青时他对我说过,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复杂,他只是在把最基本的事情尽力做到最好。这句话,解开了我之前的困惑,也明白了化繁为简。这四个月的再度学习和沉淀,能让我自己的电影创作之路从容很多。他影响了我太多,对于我来说他的身份也太多,无法概括,但我最记得某次在忙碌的片场偶然不经意转头望到远处的他,就仿佛看到了儿时租回家的录像带里那个少年流着泪在笑,恍若隔世。多谢你,我的偶像-周星驰先生。


卢正雨

2016年春节 写于湖南安化

周星驰粉丝网星迷号微信公众号

大家可以通过周星驰粉丝网微信公众号“星迷号”底部菜单浏览网站内容

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发表评论

0/2000字
发布
评论区

友情链接

周星驰粉丝网

微信公众号

站长二维码